新闻中心

港媒:“占中”散布的是“守法”跟“冤仇”

发布日期:2021-05-09 20:23   来源:未知   阅读:

“占中”案正在审理,昨日据报进入最后的结案陈词阶段,本文并不盘算就详细的案情作出探讨,亦无比尊敬法官的审理。但回想四年前的大范围违法“占中”,就事件自身而言,有两点值得一论。第一是,到底“占中”向社会传递了什么样的过错信息?第二是,一场造成严峻丧失兼且撕裂社会的大型运动,主事者到底须要承当多大的责任?

社会多了仇恨少了互相谅解

事实上,正如有舆论在一年前所评述的那样,“占中”尽管以“爱与和平”为口号,但客观上这行动打开了潘朵拉盒子,向社会散播的是“违法”和“痛恨”。没有“占中”,香港社会撕裂也不可能如此严峻;没有“占中”,也不会有那么多青年学子误堕违法陷阱。因此,假如有人自称违法是“散播了‘爱’和‘盼望’”,这不是自欺欺人,便是想持续愚弄大众。

对于第一点而言,只管站在不同的政治态度会有不同的论断,但有一点却是无奈否定的,这就是,“占中”直接激化了社会抵触,也催生了“旺角暴乱”乃至其后的一系列“港独”极其行为。为什么会如斯?因为是有人替反对派翻开了“违法达义”的潘朵拉盒子。在从前,反对派即便发动示威、游行和聚会,都始终保持着守法的底线。有人以“占中”之名,把底线攻破,其成果便是使到反对派越走越激。

综观历史,任何不遵法底线的大众运动,都会有人应用更激进的主意,斗垮原来比拟平和引导者,藉此篡夺运动的把持权。始作俑者在“占中”后期,“指挥权”被“学联”跟“学民思潮”的人夺走,便是这个缘故。

客观而言,“占中”散布的“违法”信息,直接令香港失去政治妥协的空间。社会诚然撕裂,亲朋挚友,甚至是父子之间,也因而多少成交恶仇人。社会?漫着一股暴戾之气。自那一年开端,香港社会进入一个数十年来所未见的极端对峙局势,社会更多的是彼此“冤仇”与“怨忿”,而不是“爱与和平”。

某些“法律学者”唆使反对派动员违法的干部运动,实际上堵逝世了政府所有的让步和让步空间。由于任何管治者都会清楚,向违法分子妥协,秩序和法治便会宣布崩溃。在政府不让步和不能让步的情形下,也会使到运动的参加者转为支撑更激进的主张,甚至有所举动。这也说明了“占中”为何在失败后,旺角为何会暴发暴乱,以及局部人为何支持主张“港独”的“本土派”,使到反对派走向决裂,原有的“泛民”则呈现票源散失了。

违法不究法治将无任何意思

对第二点,到底一场大型守法活动,兼且对社会造成重大损坏,其主事者要负上多大义务?实在,今年六月,终审法院对“黄罗周”政府总部东冀前旷地示威上诉案的裁决中,已经有了十分清楚的回应。

当时终审法院虽然表现“公民抗命”可以作为“法庭可以斟酌的犯法念头”,但同时指出:“但法庭给予这些动机的比重必随案件的实际情况而异,而罪犯的幻想是否可取,法庭亦不予评估。在普遍懂得之下,公民抗命亦请求示威者预期及接收处分,采用的行动亦须是和平非暴力。”而因为“涉案行动已违背刑事法和涉及暴力,因不是和平、非暴力,所以在判刑时以公民抗命为由作出的轻判恳求,应得的比重甚少。”

同样是“国民逆命”,固然终审法院否认了上诉庭的详细量刑尺度,但却认同上诉庭法官的裁决:“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结(即使是波及绝对水平较低的暴力)是不会被宽容的,法庭亦有充足理由将来能够判即时监禁的刑罚。罪恶较大的人就是那些参与暴力行动,煽惑别人冒犯此罪恶,或凭藉他们的身份或凭藉他们的领导角色而激励其余人士介入非法集结。”、“然而,本院强调,未来关涉于有暴力成分的大规模非法集结的罪犯,会依据上诉法庭准确制订的新指引被判刑。”

从上诉判词可见终审法庭对于大规模违法示威行动的基础立场。不论违法者有何堂而皇之的理由,也不管某些人如何丑化本人,犯了法就是犯了法,这是根本的事实,也是无法扼杀的事实。“公民抗命”的一条主要内涵是,当事人要自动承担罪责;但市民看到的或者并非如此。更多的是见诸于不同媒界平台的打算推辞责任的行为。什么“毫不懊悔”,什么“没有想到严重结果”,什么“对学生被打觉得伤心”云云,这些话在很多市民听来,不外是借口罢了。

法律需要向社会发出清晰的信息,违法者不要妄图用“自辩”来“正义化”自己的恶行。

作者:张鸿明

起源:至公报